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如果结局不是你想要的,那故事就没有结束。我笃定的看着这行话,似乎要把其中的每一个字都印在瞳孔的最深处。想了想,今天还是没忍住,赶在炎炎夏日的午后坐上了一辆小巴,计算着时间,看看还能不能在你常上车的那一站碰到你。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没有,今天扑了个空。明明嘴上说着:“还好,还好他没上车……”心里却有一股难以明说的酸涩随着心跳被一点一点压榨出来。想靠着车窗开始“悲情偶像剧”里苦情女主的戏码,却被阳光烤的炙热的车窗一下子烫回了现实。抬手揉了揉被烫到的脸,看到了手上的一加9R,你说这个颜色叫“蓝屿”:蓝海之上的岛屿,开着最美的梦里花。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我一直以为歌词里所描写的浪漫情节不过都是理想主义者们的阳春白雪,直到那次快分开时我们坐同一辆地铁,你回学校,我去别处,你在我前几站下车。当时我们坐在地铁的第一节车厢,耳机里的歌忽然转到了杨千嬅的《少女的祈祷》。在地铁上我们没怎么说话,车厢人也很少,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坐着,我不敢看你,怕多看一眼就多几分不明由来的牵挂。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在那一刻我终于有了此生最强烈的愿望,我想把把时间掰成一半,再掰一半的过。我想要拉住流年,我想着让这趟地铁永远都没有终点。

手捧蓝屿的“钟无艳” 没能熬成“夏迎春”

  当时的我满脑子都是这首歌的歌词:“唯求与他车厢中可抵达未来,到车尾都不放开,无论路上历经任何的伤害,任由我决定爱不爱”。

  地铁在你下车的前一站停靠了好久,广播播报说请等一等,我心里窃喜。你依然还是没说什么。然而地铁只过了一两分钟就继续行进。马上快到站了,你偏过头看着我,忽然,你笑了。一瞬间我觉得像是回到高三时我骑车在你斜后面,你感受到了我的小心思,便回头对我笑的日子。你说“我到了,拜拜”,我微笑,是那种自己都能感受到不自然的微笑。然后你起身走到门口。门要开了,你回头,笑着又说了遍拜拜,我挥了挥手,还是在笑。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你走了。我强颜欢笑到感觉苹果肌都有些僵硬的时候,终于感受到了难过,泪花啊,就这么在眼眶里打转转。你走了,你走了啊。车厢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乘客都在看着我,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后来,我才忽然发现,我们不过是一起走过了这么短的距离。我知道,我也就只能陪你这一段了。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不日之后竟然收到了你寄来的包裹,打开是一部一加9R和一张你写的字条:“以后,陪我打游戏吧!”短短几个字,我欣喜若狂。小心翼翼的拆开包装,插卡,开机……之后便收到了你的语音消息:“颜色喜欢吗?它叫蓝屿,我很喜欢,希望你也会喜欢,它还有120Hz的直屏,对于不喜欢曲屏的你来说,用它打游戏应该正合适。”。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喜欢,当然喜欢!”我近乎是颤抖着发送出这几个字,“但我还是更喜欢你”这几个字打在聊天框里好几分钟之后我终于还是把它删了,我没有勇气去翻到故事的最后一页,也没有勇气去“剧透”我和你的关系,我怕结局不是我想要的,我怕“剧透”之后你会索然无味,之后草草的为这个故事写下结尾。我不停的安慰自己:“挺好的,起码现在你还能陪着他打游戏,别奢求更多了……”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一加9R和游戏成为了你我之间少有的共同语言。通过它们,我断断续续的开始接收到和你生活有关的讯息。你不爱开语音,少有的几次也只是和你室友战队赛时才能听到你冷静又沉稳的指挥,游戏里的文字私信你也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但尽管只是只言片语,我却也觉得温暖。你和你的室友介绍我时只说我们是好朋友,好吧没关系,做做“钟无艳”也挺好,说不定哪天,就能转正成“夏迎春”了呢?

  然后突然有一天,你破天荒的主动私信我:“今晚......三排可以吗?我拉个人?”

  “可以啊,拉谁?”

  “我……我女朋友”

  呼,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心跳加速,心如刀割,四周氧气的密度似乎越来越低,因为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呼吸困难,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呼气,眼泪一颗又一颗的夺眶而出,但是我的喉咙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就这么无声的痛哭着,终于,还是被命运掐住了喉咙。手中你送的一加9R越握越紧,似乎我只要把它推进血肉里,就能把你禁锢在我的身体里。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那一晚我借口身体不适拒绝了你的游戏邀请,你也只是回了我句“好好休息”后便再无音讯。把《少女的祈祷》移出了“我喜欢”的歌单,谢安琪的《钟无艳》陪着我开始一点一点把你从我的灵魂里一刀一刀的剥离。好几次我愤怒的举起你送给我的蓝屿想要砸掉它一了百了,可每每看到它,总是能想起你说的“蓝海之上的岛屿“和上面种着的梦里花。哭着哭着渐渐困了,闭上眼睛前最后看到的,是摊开在床上的郑愁予的《赋别》: 

  “这次我离开你,是风,是雨,是夜晚;你笑了笑,我摆一摆手,一条寂寞的路便展向两头了。”

故事的结局是花开两朵 我和我爱的人却不用天各一方

  我梦到了自己就这么站在一望无际的的蓝海上,耳边有海声,身边有风拂。抬眼望去,远处有一座小岛。我快步向那座岛跑去,脚踩在海面上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彼此扩散、交融,最后散去,一如我现在对你的心情。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你没有骗我,岛上开满了白色的花,花粉是金色的,风一吹,就这么散落在整片花田里,散落在我白色的裙子上。我贪婪的对着这成片的花粉深深吸了口气,任由自己的身子跌落在花田里,眼前突然不再是海岛上的景色,而是我和你在一起的一点一滴,就像时光的走马灯一样,每一帧都历历在目。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都结束了,要剪断它吗?”忽然有一双清瘦的手向我递过来一把剪刀。“我经常对别人说,已经结束的故事,再怎么续写都是狗尾续貂。忘掉种过的花,别再看尘封的喜帖,砸毁裱起婚纱照那道墙和一切美丽的旧年华,好景不会每日常在,修剪掉灵魂的枝枝叉叉,才能开出新的梦里花。”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我犹豫了,握住剪刀的手开始颤抖。“这片蓝屿,是因你而建,花的生长,已经不再需要他。”那双清瘦的手忽然包裹住我的手掌,咔嚓一声,时光的胶片就这么被剪断了。顷刻之间,我被抽离了这个世界,惯性将最后一滴还没流完的眼泪从眼眶中扯出,我睁大了眼睛想要记住这个离我越来越远的穿着白色衬衣男孩的背影。一束强光袭来,我醒了。

  都释然了,心竟然也不痛了。原来是梦,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手中的一加9R在不停的振动——是闹钟,提醒我你这个时候应该是坐小巴车去给孩子们上乐理课。于是我收拾了一下昨晚的狼狈,赶上了你常坐的小巴,当然,最后你没来,小巴从你上车的那一站开走了。

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耳机里是谢安琪的《喜帖街》,连老天都在告诉我一切都结束了。车忽然停了下来,是我从来都没有坐到过的下一站。上来了一个男孩,清瘦、白色衬衫,一如昨晚在蓝色岛屿上的那样。下一秒,我们视线交汇了,我明白,从下一秒之后所发生的一切都盛开了,一切,都在我心里皎洁的盛开了。

  手中的蓝屿还是那般安静,只是手握蓝屿的女孩儿,在这个夏天,亲手种出了最美的梦里花。

版权声明:aysz01 发表于 2024-01-04 14:17:15。
转载请注明:手握蓝屿的女孩儿 种着最美的梦里花 | 手机知识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